藝文分享 / Arts as liberatory 藝術做為解放的一種手段

Posted on Posted in share 藝文分享
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FacebookPin on PinterestShare on TumblrShare on LinkedIn

Arts as liberatory 藝術做為解放的一種手段

希多.阿多諾(Theodor Adorno, 1903–1969)在法蘭克福學派 (Frankfurt school)具有領導地位,法蘭克福學派是由一群馬克斯主義哲學家與社會理論家組成。對阿多諾與其同事而言,資本主義不單是一種以剝削為基礎的經濟制度,也是剝奪人類自由的社會與文化制度。而將這種觀點闡釋得明白清楚的,莫過於阿多諾內容廣泛、論點精闢的藝術哲學。

阿多諾一方面認為藝術是少數領域之一,得以讓人的主體「在不自由中獲得某種如同自由之物」。即使在體制上試圖否認藝術存在的社會,藝術也能讓人意識到對自由的渴望。依據阿多諾的看法,我們所處的社會世界的特質為,不能滿足所有人的需求。藝術同時讓我們看到可能性,以及實踐可能性的距離的遠近。

阿多諾同時意識到,藝術無法免於市場經濟影響。事實上,他強烈批判他所稱的「文化工業」(Culture Industry),因為它推翻了藝術自由的可能性,而以娛樂為導向,只不過是在緩和資本主義剝削下勞動者精疲力竭的情形罷了。的確,這種變調的藝術形式並不敬重我們對於自由與和諧的渴望,反而將不自由的狀態描述成無可避免的結果,甚至值得追求。

然而,當藝術企圖再現現實與自由的渴望兩者之間的矛盾時,卻也採取嚴肅的態度。藝術必須體現兩者,否則就不再真實。

藝術自由不自由,台北藝術自由日等著你。

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FacebookPin on PinterestShare on TumblrShare on Linked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