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展者展覽分享 / 在疲憊與等待的時候沒有遮蔽之處 / 王冠蓁個展

發表於 分類為「share 藝文分享

在疲憊與等待的時候沒有遮蔽之處 王冠蓁個展
There’s no shelter for thosewho are waiting and exhausted.
Wang Guan-Jhen’s Solo Exhibition
漫步行走在公路上,微風輕輕吹拂在臉龐,閉上眼睛用心去感受。「一生中我扮演過無數角色,但我卻缺席了自己的人生。」電影<鳥人>中主角的自白,每個人對於生活情感,都在學習如何適應各種讓我們措手不及的改變,軟弱不代表不夠堅強,流淚不代表不夠勇敢。用最誠實的方式來面對自己的種種情緒,卸下武裝的姿態,渺小的我們生存在社會裡,學著如何坦然的去面對的生活的考驗,探索我們仍然懵懂的領域;卻也希冀一個疲累了可以讓心倚靠休息的地方。
「記憶」的回朔經常伴隨著生活軌跡的變化,我們偶爾會因為社會的快速更迭,對某個去過的地方、某個時空背景的場域空間,被迫失憶。為了找回最珍貴的回憶,我們開始像偵探般,從生活中尋找蛛絲馬跡。王冠蓁利用陰性書寫的繪畫方式,表現種種生活輕撫過的痕跡;我們不可能一直這麼堅強,龐然無助時也需要依靠,每個人都有軟弱的一面,往往開心的事情記不得很多,難過的時候卻又如此深刻無法自拔;還記得最失落的情感經驗,有點酸、有點苦澀,卻又有點回甘,而這些經過沉澱淬鍊的自我,呈現了內心滌淨的無瑕鉛華。
—————————————-
Wandering on the highway with the gently blowing breeze on your face, all you need to do is to close your eyes and feel it with your heart. A monologue is from Birdman. “I wasn’t even present in my own life, and now I don’t have it, and I’m never going to have it.” We are learning to adapt the change which we are never expected in our life. Softness doesn’t mean being not strong enough, and tears doesn’t mean being not brave, neither. We should disarm ourselves and face every kind of our emotions honestly. Though we may feel small to live in the world, and still learn to confront any challenge, we hope a place as a shelter for an exhausted heart.
The recall of the memory is used to accompanying the change of life tracks. Sometimes we are forced to forget some places we ever travel, some space, or some time by the rapid change of society. To look for our precious memories back, we are acting like a detective to observe everything in life and never miss any “evidence”. Wang Guan-Jhen uses the feminine way to narrate to paint each kind trace of life. . We cannot be strong all the time; therefore, we all need support. We all have our negative sides and stuck in the holes of pain usually, but forgot the joyful things. We may still remember those disappointed emotions, which may be sour, bitter, and a little mellow after experiencing. Only coming through these settling sown and refining of ourselves, we can see our most flawless heart.

展期| 8 / 25 – 9 / 27
開幕| 8 / 29 (六)15 : 00
地點|伊日藝術台中空間
地址|台中市精誠五街2號
電話|04-2327-4361
營業|13:00-19:00,週一休館
(非營業時間歡迎預約參觀)

展覽資訊 / ART FEAST SUMMER

發表於 分類為「share 藝文分享

暑假有要到大阪的朋友,可以參加今年的「ART FEAST SUMMER」,集結了大約60位以關西為中心,在日本全國各地活動的藝術家、創作者參展,展出當天將有新銳藝術家們在會場現場創作,希望「ART FEAST SUMMER」不只有關西地區的藝術愛好者參與,歡迎今年夏天造訪大阪的朋友們共襄盛舉。
台北藝術自由日也將出席交流活動喔!

時間:8/22(Sat.)、8/23(Sun.)10am-5pm(日本時間)
地點:大阪GRAND FRONT 梅北廣場、梅北SHIP HALL(2F)
費用:免費入場

活動網址:http://www.art-cocktail.net/artfeast_zh.html

藝文分享 / Arts as liberatory 藝術做為解放的一種手段

發表於 分類為「share 藝文分享

Arts as liberatory 藝術做為解放的一種手段

希多.阿多諾(Theodor Adorno, 1903–1969)在法蘭克福學派 (Frankfurt school)具有領導地位,法蘭克福學派是由一群馬克斯主義哲學家與社會理論家組成。對阿多諾與其同事而言,資本主義不單是一種以剝削為基礎的經濟制度,也是剝奪人類自由的社會與文化制度。而將這種觀點闡釋得明白清楚的,莫過於阿多諾內容廣泛、論點精闢的藝術哲學。

阿多諾一方面認為藝術是少數領域之一,得以讓人的主體「在不自由中獲得某種如同自由之物」。即使在體制上試圖否認藝術存在的社會,藝術也能讓人意識到對自由的渴望。依據阿多諾的看法,我們所處的社會世界的特質為,不能滿足所有人的需求。藝術同時讓我們看到可能性,以及實踐可能性的距離的遠近。

阿多諾同時意識到,藝術無法免於市場經濟影響。事實上,他強烈批判他所稱的「文化工業」(Culture Industry),因為它推翻了藝術自由的可能性,而以娛樂為導向,只不過是在緩和資本主義剝削下勞動者精疲力竭的情形罷了。的確,這種變調的藝術形式並不敬重我們對於自由與和諧的渴望,反而將不自由的狀態描述成無可避免的結果,甚至值得追求。

然而,當藝術企圖再現現實與自由的渴望兩者之間的矛盾時,卻也採取嚴肅的態度。藝術必須體現兩者,否則就不再真實。

藝術自由不自由,台北藝術自由日等著你。

藝文分享 / 藝術家 詹雨樹

發表於 分類為「share 藝文分享

很多人都在問2014台北藝術自由日的主視覺是誰做的。
其實這次的視覺創作是來自一位 藝術家|詹雨樹,影片是他才剛結束在日光大道富錦藝術空間 展覽的介紹。

更多詹雨樹的作品
https://www.flickr.com/photos/raintree1969/
http://yiriarts.com.tw/artists/chan-raintree

台北藝術自由日 希望可以發現更多優秀的創作者

藝文分享 / 藝術家 查克・克洛斯 Chuck Close

發表於 分類為「share 藝文分享

餘的人才需要靈感,我們只要做就對了—– 藝術家 查克·克洛斯(Chuck Close)。

查克·克洛斯(Chuck Close),是史上最受推崇和最具創新性的當代畫家和攝影師之一。他的早期作品大多是非常大的家人和朋友的人像照片。

後來,克洛斯患上面容失認症,就是指無法辨識別人的面容,這給予他的工作很大的考驗。後來他的工作跨足非矩形網格、地形風格相似的顏色區域和使用大電網令到一個一個細胞似的自然明顯的呈現在作品裡。甚至他的那副著名的大自畫像也是一樣,精細、巨大的一幅作品就跟真的相片一樣。

克洛斯繼續在探索深究的藝術作品,之後他多幅著名的作品出現,數以千計的機織色線的組合組成,其中有多個形象,描繪了包括凱特摩斯、辛迪舍曼、洛娜辛普森、盧卡斯·薩馬拉斯,格拉斯。在2000年,他被授予國家藝術獎。

1988年覺得胸口疼痛,後來去了醫院,被診斷是脊髓動脈崩潰。他嚴重癱瘓,從此坐輪椅,然而他繼續艱難地進行他的繪畫工作。克洛斯現在正住在紐約,他目前的生活主要是以繪畫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