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2015 第二屆台北藝術自由日|銅獎|飛飛飛、喇叭吮、豆宜臻 簡翊晉、何欣穎、劉星佑

銅獎|飛飛飛

飛飛飛是一個內心藏有閃亮樂觀DNA 的插畫家,相信畫畫是人類的本能;創作多是取材於 城市生活裡的大小事與對自身對生命的體悟,以歡樂詼諧的插畫、繪本等方式持續 關心社會;未來更希望能盡一己之力讓這個世界擁有更多愛與溫暖。

 

銅獎|喇叭吮

Risograph是一種小型印刷機台,工作原理接近絹網印刷。每次只能印一個顏色,疊加顏色需要更換相應的油墨滾筒並再次印刷。由於自己在倫敦念插畫系,最後畢業創作的時候實驗了歐洲流行的印刷技術Risograph,藉藝術自由日與台灣民眾分享留學生活,創作靈感,國外與國內不同的教學方式,利用特殊印刷的作品、創作速寫及日記與大家溝通學習。

 

銅獎|豆宜臻 簡翊晉

作品對象是關於生存環境中被遺忘的場所,但吸引我們的並非廢墟主體本身,而是在踏訪廢墟當下所面臨的劇烈感受。映入眼前的斷垣殘壁,以及瀰漫整個空間的詭譎氣息,驅使我們進行想像並開始一連串的藝術計畫。透過身體經驗、居民口述歷史和網路搜尋,多重資訊的匯集之下我們拼湊、想像、重建對於廢墟理想的原始面貌。它並非是專業研究系統之下的產物,而是悄悄建立一個連結主體(被遺忘的事物)的通道,通往未知的、陌生的、必須被喚起的遺忘。

 

銅獎|何欣穎

以梅特林克劇本”群盲“作為出發,冰凍的植物隨著等待的時間慢慢融化,卻在即將化為水的那刻,才發現了死亡的真相。而距離不遠處,一叢長梗病態的水仙花在長夜裡卻盛開了。展場形式以冰櫃裡冰凍的植物為意象,舞台模型坎入其中。

 

銅獎|劉星佑

《我的父親母親》系列作品是從2011年開始的攝影創作,從類似扮裝的婚紗攝影,到近期則以紀實的方式,呈現出平時拍攝的生活照;藝術家身份與原生家庭之間的關係,以及同志身份的溝通與認同,一直是這個系列所關注的主軸,此次將被攝影的父母請到展覽現場,並同時展示系列攝影影像以及從我父母與我之間的關係出發的現成物物件,讓觀者面對「作品」(我的父母),並讓我的父母(作品)取代我(藝術家)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