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Free Art Fair 2016|銅獎|童筒仝

我們為什麼成為我們如今的模樣?每個人來到世上必會經歷監護人的教導、教育體制的馴化、同儕的影響、社會的歷練,而現今網路資訊發達,人與人之間相互影響幾乎毫無界線,在看似個體的背後其實堆疊了過往人、事、物對我們的影響,那些影響就像是一雙雙手,揉捏出我們的形狀。觀者隨自己喜好選擇各式印章和各色印尼,蓋在桌上的演出者身上,直到最後,演出者身上充滿他人的印記,再也不是剛開始純粹乾淨的模樣,就像人們接收並且混合他人的思想而逐漸蛻變成如今的模樣。

藝術家在為期三天,一天7小時的展期間,穿著肉胎近乎赤裸地處在一張170x50cm的長桌上,透過觀眾在身體上蓋章的行為,將「個人不是個人,而是受到眾人影響的混合體」之概念具象化,並在7小時內不下桌,不做任何生理及心理的休息,以體現外在對人的影響從不間斷。

第一天由脫衣剃髮的淨身儀式開始,回歸到初生嬰兒的狀態,在被蓋章的過程中,這個嬰兒逐漸發展自我意識,三天之中從被動接受,漸漸懂得分辨喜惡,到為擺脫他人所給的影響和標籤所苦,猶如青少年尋找自我的過程。那張長桌是一塊巨型砧板,又是一個縮小世界,它是一個牢籠,抑或是一個安身立命的所在,那三天在那長桌上發生的一切,是透過他人的行為混合出一個極短暫的生命歷程。